如何避免英国“无协议脱欧”?

  一场打破即将到来的议会僵局的新公投,可能意味着英国留在欧洲、梅则留在唐宁街。她有什么理由不抓住这次机会呢?

作者:安纳托尔·凯勒茨基(Anatole Kaletsky)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1-26
  随着英国脱欧谈判进入最后阶段,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双方陷入僵局。欧盟往往会拖到最后一刻才能达成交易,但英国议会可能会拒绝特雷莎·梅首相千方百计与欧盟领导人谈判所达成的任何安排。
  挪威式的“软脱欧”能使英国留在欧盟的贸易架构之内,因此可能遭到梅所在保守党内欧洲怀疑论者的否决。而“硬脱欧”需要对爱尔兰共和国进行边境控制,因此决不会被爱尔兰政府和欧盟接受。此外,一项将北爱尔兰以外的英国领土脱离欧盟统一市场的混合方案,将破坏梅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达成的协议,而梅需要该党的支持才能继续掌权。
  这些相互矛盾的否决,说明了梅成功实现脱欧的唯一策略:那就是告诉国会议员和欧盟领导人,要么他们接受梅提出的英国脱欧协议,要么他们就会面对“无协议脱欧”的混乱结果—这种情况不仅对英国,而且对整个欧盟都将是灾难性的。
  但梅制造“霍布森抉择”的努力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几乎没有人相信她胆敢将混乱强加给英国的企业和选民。无协议脱欧将导致英国不可能获得所迫切需要的过渡期,以便用于谈判与数十年来欧盟协议所覆盖的国家继续贸易所需的数千条规则、法规和标准。
  如果没有这个过渡期,因为产品安全、标签、食品质量、公共采购和其他数百个鲜为人知的问题必须按照世贸组织规则进行谈判,还必须得到世贸组织全部164个成员国的认可,英国出口将于2019年3月陷入停滞。贸易流中断将仅仅是一种暂时现象,因为英国最终会完成必要的世贸组织协议谈判,但即使是短期中断也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后,在几周时间内银行融资的突然停顿,就证明了这一点。
  为增加其无协议脱欧威胁的可信性,梅已经尝试向企业、医院和公共机构发送了相关单位所应进行紧急筹备的很多“技术性通知”。不幸的是,对脱欧派而言,这些警告的效果却适得其反:它们没有带来筹备工作的高潮,反而飞机停飞、医院药品用尽和出口陷入停滞的可能性,已经使无协议脱欧变得几近荒诞而根本不可行,并可能导致企业决策者不愿为准备应付这样一种不切实际的意外状况而浪费资金。
  要点是,即使梅真的希望践行无协议脱欧,议会多数议员也会联合起来加以阻止。对梅而言,公投可能是一把钥匙,能打开她自己划下的“红线”所造成的囚笼。
  一旦明确无协议脱欧成为离开欧盟的唯一选项,梅可以诚实地对外界宣称,她已经按照2016年公投的授权来进行脱欧操作,但上述过程可能造成的破坏比预期的更多。因此,自然应当问问选民他们是否仍愿意在这样苛刻的条件下,继续坚持脱欧。
  借提出这个问题,梅可以战胜鲍里斯·约翰逊和其他竞争对手。因为强硬脱欧派已经将“无协议脱欧”视为一种完全可以接受的结果,如果将这种脱欧形式交给选民决定,他们也无话可说。如果这种脱欧形式通过公投,梅就不用承担责任,还可以满意地看着约翰逊应对由此造成的乱局。
  更可能的结果是,新公投将抵制无协议脱欧,不仅因为这种脱欧形式会带来经济风险,而且因为英国自2016年来已经实现了亲欧洲选民多出约100万的新的人口平衡。如果选民拒绝“无协议脱欧”而支持留欧,将会有效压制梅的强硬派对手,而她的首相地位也将在2022年大选前得到保护。更有利的是,英国脱欧不确定性的结束将导致经济反弹,从而几乎可以确保保守党在2022年大选中获胜。
  简言之,一场打破即将到来的议会僵局的新公投,可能意味着英国留在欧洲、梅则留在唐宁街。她有什么理由不抓住这次机会呢?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安纳托尔·凯勒茨基是龙洲经讯首席经济学家、联职主席,著有《资本主义4.0》。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