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玉民:华晨当作新时代改革开放的践行者

  他愿意相信自己有定力稳坐钓鱼船,任凭风浪起。“首先是看国家意志,其次看国家未来布局。”
作者:本刊记者 周小黑 发自北京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1-21
华晨汽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
 
  在国家深化改革开放的进程中,秉承国家意志、坚守企业利益的华晨再一次成为开放与改革的有力践行者。
  从到华晨的那天起,祁玉民收到的不都是赞美和肯定。所以,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是在一个故事特别多的地方。
  2018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上,对外进一步开放的政策信号,汽车行业成为开放先锋最先试点产业。祁玉民同样认为,中国汽车产业是一个需要被开放的产业,而不是被保护,改革开放进行了40年,中国汽车产业到了扔掉拐杖的时候了。但是他没想到第一个吃螃蟹的会是华晨。
  他也没想到,在59岁的时候,会再一次遇见个人舆论风头。他愿意相信自己有定力稳坐钓鱼船,任凭风浪起。“首先是看国家意志,其次看国家未来布局。” 
“所有一切,我照单全收。一个决策的对与错,五年后大家再回头看看,也许会和现在有不一样的看法。”祁玉民说。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究竟什么是话语权?
  2018年10月11日,华晨中国及其全资子公司金杯汽控,与宝马集团及其子公司宝马控股签订了一系列股权转让协议文件,主要内容为金杯汽控将其持有的华晨宝马25%股权转让给宝马控股,使宝马控股持有的合资公司股比从50%增至75%,此次股比转让2022年完成。
  祁玉民强调说,“虽然中方股比下降了,但仍能确保未来华晨中国及华晨集团在华晨宝马取得更多和更长期限的收益,不会对业绩造成负面影响,双方都是此次股比开放的受益者。涉及合资公司重大事项,华晨仍有决定权。”
  中国企业的话语权,再一次被密度提及。
  2005年年底,由大连市副市长调任华晨董事长以来,与国企有关的话语权问题一直在困惑祁玉民,随之而生的“未来自主品牌的出路在哪?”也同样困惑了他13年。
  什么叫话语权?谁有话语权?要话语权干什么?很多人说,因为没有话语权,所以宝马的股权才变成75%,“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在祁玉民看来,无论多大的股权,股比变化是必然,华晨不出来也有其他企业出来,“股比变了以后怎么和国际企业打交道,这是一系列的问题。”
  四年前,祁玉民认为中国企业要研究中国的发展模式。那时还没有弯道超车。人们都在研究产能,虽然他们自己也感觉有问题。过了不久,就开始弯道超车。有人说要做纯电动,祁玉民对新能源持赞成意见。“问题是,怎么发展?”
  前段时间,祁玉民参加了一个论坛。其中一位老师的话让他心有戚戚。那位老师说,现在的经济困惑,是由于规划战略进入新时代,但是太多人得了一种叫“模式依赖”的病。
  “我们的思想和行动依然还在旧模式下,思想没有跨进新时代。而旧模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关键是怎么抓住机会,布局未来。”在祁玉民看来,自主从来就很困难,“可以学习,可以借鉴,但是不可能依赖。要学习,向大师学习。”
  40年了,谁拿到话语权了呢?祁玉民认为,布局华晨的自主发展,在发展过程中向大师学习,利用有限的时间好好发展自己。
  在豪华车上,祁玉民认为,真正有话语权的中国企业没有几个,“话语权就是向外国人学先进的东西,先进的东西一定从技术开始的,试问除华晨以外,谁真正学到核心的技术了?” 当时中国定的产业政策就是以市场换技术,我们技术不行,但是技术不要简单地买,要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
  “我们从外方手里拿到了三样东西:核心技术、利润、经营管理培养人才。”这三个东西就是祁玉民脑子里的话语权。
  所以,如果能回到四年前,祁玉民会在中华和金杯两个自主品牌的研发上投入更大。“在研发上我们还是弱了一些。”
  对自主品牌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和历史性的机会,选择对了,机会抓住了就生存了。“所以华晨一定会调整布局,大力地发展自主品牌。国家给华晨特批了110亿元国债,在汽车行业里面我们是第一家,东北也是唯一一家。所以在研发上,资金也不是什么问题。我们会稳扎稳打,把中华做好。”
  中华比过去加速。“现在研发准备都完成了,钱该投的都投了,海外布局也有了。我下决心把中华自主品牌关死后门,堵死后路,命运掌握自己手里,但是一定有机会就向大师学习,来把中华做好,中华一定会大大提速。”
  在祁玉民看来,开放以后给自主品牌赢得了一次机会。“在细分市场能够有所作为,把自主品牌发展起来。华晨有自己的特点,在发展的过程中肯定走的路子不同于别的企业。关于话语权,要么就释然,要么就深刻研究,要么就别谈这个话题。”祁玉民说。
 
  顺势而为
  华晨前面有六家企业,其中三个央企:一汽,二汽,长安,三个厉害的地方企业:上汽,北汽,广汽。用祁玉民的话说,“华晨是老七。”
  作为东北的一个地方企业,曾经千疮百孔的华晨走到今天,别人付出1,祁玉民在华晨的付出一定是大于2。每个企业有它的历史,有它的区域,有它的体制机制,有很多因素制约着,“但是对华晨,我们是充满信心的,我已经进行了布局。”
  在祁玉民看来,布局正确,以后可以少走弯路,“人们可以批评我中华车(车型)发展得少了,但是我绝对不会去盲目开发。
  中国的大势是改革开放,改革是家里的事,开放是国际的事。大势所趋,在这个大势里,企业该怎样布局?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对外进一步开放的政策信号释放后,汽车行业成为开放先锋最先试点的产业。也有人问,为什么开放经济会选择汽车行业作为试点?是不是应该保护汽车行业?祁玉民认为,“汽车行业保护了40年,纯保护已无可能。企业的布局要随着国家开放大局变化,进行调整。”
  祁玉民认为,一定要研究国家的大势,开放对所有的行业都影响非常大。总体来说,未来的40年,开放是国家的大势。“把大势研究明白了就知道什么叫顺势而为,因势利导,乘势而上。”
  大势就是国家要怎么布局。“企业利益和国家利益一致起来,这就是核心问题。要为双方股东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
  根据国家开放大局研究企业的布局,华晨布局了三个战略:双核战略、平台战略、品牌战略。作为辽宁省唯一的“综合改革试点单位”以及两家“集团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单位”之一,祁玉民说他相信华晨仰赖了改革的大好形势。“我对这次改革充满信心。”
 
  共谋发展 实现共赢
  关于合资和自主的竞争,祁玉民认为自主品牌要走差异化的路子,“鸡蛋永远磕不过石头,必须走差异化道路。”
  合资变化之后,合资品牌的竞争格局负增长一定是常态,结构调整是必由之路。中国有巨大的市场,但是没有核心的技术赢得不了这个市场,用核心技术抓住新能源和智能化,包括共享化。“另外,负增长一定会到来,怎么结构调整?怎么把智能化、新能源发展好?现在汽车行业还是存在浮躁浮夸的现象,大家需要静下心来,好好研究未来的发展。”
  在祁玉民的叙述里,华晨集团未来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末,实现年销售收入2600亿元,年利税400亿元。从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向“制造业+制造服务业”转型。 
  “你们要相信我是一个商人,维护国家利益的商人。大家在谈判的过程中共同达成一个买卖平衡。而且我还讲政治,我100%地维护国家和企业利益。”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