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上的“中国时刻”

  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带动了南亚国家的快速发展。2017财年,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四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分别增长6.9%、7.2%、4.5%和8.8%。
 
作者:本刊记者 荣智慧 发自马累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1-20
  1497年,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东航寻找印度,将沿途所经过的洋面统称为“印度洋”。印度洋是亚洲、非洲和大洋洲之间的交通要道,石油成为工业生产的重要能源之后,两条最重要的石油运输线均位于印度洋。一条线路出波斯湾向西,绕过南非的好望角,或经过红海、苏伊士运河,通往欧洲和美国;另一条线路出波斯湾向东,穿过马六甲海峡或龙目海峡,到日本和其他东亚国家。
  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通往印度洋也有两条航线。一是从广州出发,经南海,过巽他海峡或马六甲海峡;另一条是从泉州出发,走菲律宾海,经望加锡海峡和龙目海峡—最后进入印度洋。
  中国与印度洋上的南亚诸国,交流达两千余年。中国东晋高僧法显、唐代高僧玄奘、天竺鸠摩罗什和达摩祖师,都是中国和南亚文化交流的“代言人”。斯里兰卡闻名世界的红茶种植技术、茶种,均由中国传入。在马尔代夫国家博物馆里,有一片专门的“中国瓷器展览区”,展示了近300年的中马友谊。
 
  带动南亚
  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唯一的环城公路是中国20世纪70年代援建的。现在,这条车水马龙的马路,经过中方的几次维修养护,依然承载着一个首都的汹涌车流。
  孟加拉国最大的在建项目帕德玛大桥,被当地人叫作“梦想之桥”。这座由中国公司承建的公铁两用桥全长近10公里,建成后将结束孟加拉国西南部地区与首都达卡靠轮渡过河的落后历史。来自中国的企业,也将帮助布拉克大学在达卡建设全新的校区,提升其高等教育的硬件设施。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从平整宽敞的机场高速公路,到壮观的莲花电视塔,再到市中心地标莲花大剧院,这些建筑几乎都是“中国造”。更不用说汉班托塔港和科伦坡的港口城,从中国企业进驻之初便引起关注。
  马尔代夫的机场改扩建项目,连通首都和机场岛的中马友谊大桥,以及大量的保障性住宅,都由中国企业承建。来自中国的游客,也频频出现在这个天堂般的美丽小岛。不少岛屿酒店都配备了顶级的中国厨师,以满足中国人独特的胃口。
  中国是尼泊尔第二大贸易伙伴,是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周边国家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首要合作伙伴,也是第一批受益者。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带动了南亚国家的快速发展。据亚洲开发银行统计,2017财年,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四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分别增长6.9%、7.2%、4.5%和8.8%。
  一位马尔代夫的酒店侍应生告诉《南风窗》记者,印度给他的印象是很“重要”,但他并不“喜欢”,因为那是“搬不开的邻居”。2018年马尔代夫国家男子足球队获得“南亚杯”冠军后,这样的荣誉更加激发了他们的民族自豪感。
  很多参加了“‘一带一路’与南亚:信任与合作”研讨会的专家认为,比起与印度的经济合作,南亚其他国家对与中国的合作期待更高,希望利用中国的资金、技术和巨大市场,来实现本国发展的“弯道超车”。
  除双边贸易和各类经济合作项目,南亚的专家和官员更渴望与中国加强人文交流。尼泊尔铁路工程专家苏里亚·阿查里雅说:“我觉得尼泊尔特别需要同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中国顶级学府进行铁路技术方面的交流,相信这种交流一定会助力中尼铁路项目合作。”斯里兰卡的阿塔纳亚克说,自己以前在中国武汉留学时看了不少中国电视剧,可回国后却很少能看到,她感到十分遗憾。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南亚小国与中印的合作时,马尔代夫人的选择就很有代表性。经过了2018年9月的大选,即将上任的马国反对派依然表示出了与中国继续合作的良好意愿。“竞争是正常现象。从长远看,谁能给这里带来更多好处,我们就会选择跟谁合作。”
 
  掎角之势
  马尔代夫,中国史称“溜山国”或“溜洋国”。明朝永乐十年(1412年)和宣德五年(1430年),郑和率领商船队两度到达马尔代夫。永乐十四年后,马尔代夫国王优素福三次遣使来华。郑和的随行人员马欢所著《瀛涯胜览》和费信所著《星槎胜览》中,对马尔代夫的地理位置、气候、物产、风俗民情等,都有详实记载。今日在马累博物馆看到的当地出土的大量中国瓷器和钱币,都是两国悠久往来的信物。
  后因殖民者侵略,中马关系中断了几个世纪。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和马尔代夫的驻斯里兰卡使节开始往来。1972年10月14日中马建交,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兼任驻马尔代夫大使。2011年11月,中国驻马使馆正式开馆。马尔代夫前总统加尧姆曾于1984年、2006年两度访华。现任总统亚明也在2014年、2015年以及2017年三次来华,和中国签有“一带一路”协议。
  中国和马尔代夫的友谊,追根溯源还是由斯里兰卡而起。中斯的友好交往远早于中马,斯里兰卡在中国史称“师(狮)子国”或“僧伽罗国”。公元410年,晋代高僧法显赴斯游学,取回佛教经典并著有《佛国记》一书。明代航海家郑和下西洋时,多次抵达斯里兰卡。15世纪,斯一王子访华,回国途中在福建泉州定居,被明朝皇帝赐姓为世,其后代现仍在泉州和台湾定居。
  1950年,斯里兰卡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1957年2月7日,两国建交。中国和斯里兰卡的友好关系一直保持,高层往来不断。两国的贸易关系开始于1952年的《米胶贸易协定》,2016年中国首次成为斯最大贸易伙伴,2017年中国成为斯最大外资来源国。
  近两个月里,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先后发生政局更迭。先是9月18日的马尔代夫大选,总统亚明败给反对党党魁萨利赫;再是10月26日,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解除了总理维克勒马辛哈的职务,并任命前总统拉贾帕克萨为新总理。拉贾帕克萨在任时,曾促成了汉班托塔港的中国项目。
  虽然政治上不稳定因素犹存,但马尔代夫和斯里兰卡政府都保持了与中国合作的态势。它们都处于债务偿还和全球市场动荡的困境之中。少有其他国家表示出投资意愿的情况下,一个长期表示友好的国家、一个不在贸易协定中附加任何条件的“一带一路”协定,显得分外“雪中送炭”。
  而对于中国来说,能源、贸易往来的印度洋航路,正由南亚次大陆东西的“哼哈二将”—马尔代夫、斯里兰卡“把守”。改革开放40年,经历了从沿海开放到沿海、沿边开放并举,中国边疆地区乃至亚洲的“边疆”地区,都将进一步成为开放的前沿。通过联结马尔代夫、斯里兰卡,“一带一路”才能在南亚扬帆远航,真正促进贸易多元化的发展。
 
  改革开放“升级版”
  如果把“一带一路”看作改革开放的“升级版”,那么中国和中国企业在马尔代夫或斯里兰卡所面临的情况、克服的困难和达成的意愿,都变得很容易理解。“一带一路”,是在求同存异、互利共赢的指导原则下,完善全球发展模式和全球治理、推进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的重要途径。
  就像北京城建与马尔代夫政府合作的“机场改扩建项目”,从无到有,是抛开了意识形态、文化传统、风俗习惯等多方面的巨大差异,在资源贫瘠、人口稀少的珊瑚岛上,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开发、大建造。而且,所有生产要素的调配都是“全球性”的,总工程师张绍栋告诉《南风窗》记者:“混凝土来自中国江西,黄沙来自马来西亚,沥青来自中东和新加坡。还有很多机电设备是从德国、意大利、英国购置的。”
  同时,改革开放的“升级”,也意味着不再是“人海战术”。北京城建的项目经理张凤林特别强调了“智能化”操作。施工的大型设备上都装有监测仪器,在办公室就可以看到现场情况。一方面,把图纸通过网络传输到机械设备的控制器上,控制器设定好区域、位置和设计内容;另一方面,设备的施工状态也会被及时反馈给管理人员。
  张凤林举了压跑道的例子。跑道建好后需要用碾压机碾压40遍,安装了数字设备后,它能够自动计量检查变速。达到要求的部分,屏幕显示出绿色区域;没有达到的部分,则显示出红色。而且,机场跑道需要有一定的坡度,这一设备也会自动按照程序进行设置,并在屏幕上显示出当前的坡度数据。
  还有很多看似琐碎的问题,揭示了中国企业拓展海外市场所面临的复杂挑战。机场项目的机电经理于晓光,带着南风窗记者来到施工现场。那里的灯光管线错综复杂,而且项目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改扩建,所以经常施工到一半,机场就有飞机降落,必须停止施工,等飞机停好,再接着恢复刚才的工作。
  “因地制宜”的创造也在斯里兰卡勃发。斯里兰卡南部,原本偏僻、静谧的渔村汉班托塔,逐渐被改建成巨大的集装箱港。这里是斯里兰卡前总统拉贾帕克萨的故乡,中国企业会将这个风景秀丽的小城打造成一个世界级良港。目前,港口在集装箱起重机方面投资约5亿美元,并正在加紧与“大部分的原油巨头”商谈石油加注和储存的相关事宜。
  此外,汉班托塔港还将建立起物流转运中心以及工业区,目前该地块的规划面积约为11.5平方公里。不过,长期的规划并不是一日之功,这片土地上还布满了丛林—象征着中国一直面临的情况:白手起家。
  当长期驻扎在马尔代夫的北京城建人回想起他们数年来的经历,往往用“痛并快乐着”加以概括。无论是水土不服、远离至亲、沟通受挫,还是突如其来的中断和干扰,他们都必须坚持信念,努力想出并非完美、但足够有效的解决办法,去推动整个项目的进行。
  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就是在一个个员工、企业、政府部门的同样坚持下,用比以往更科学的、更智能的解决方式,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渡过风云激荡、波涛暗涌之洋面的非凡历程。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