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这么多,为什么利息却高?

作者: 谭保罗 常务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0-17
  中小企业融资难。其实,更主要的问题是融资贵(利率高)。在持续多年的货币大洪水之后,市场到处都是钱,中小企业融资并不难—只要愿意支付足够高的利息。这些年,《南风窗》采访到的中小企业主,多半是抱怨融资贵,利息会吃掉企业一大块息税前利润。
  按照供需规律,中国并不缺钱,而且钱还特别多,供应充足。而另一方面,实体经济增速下行,资金需求减少,那么融资应该便宜啊,为什么会更贵呢?造成这个悖论的原因是什么?
  最常见的分析是,中国“资金中介”太多,人为地延长了融资链条,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要“揩油”。那么,到了中小企业手中的资金成本自然被抬高。
  比如,一些大国企很容易从商业银行贷款,但贷了款,投资实体经济不赚钱,还不如去放贷给民营中小企业。于是,它们做了中介,从中收取“佣金”。另外,一些所谓民间金融机构也是链条的“冗余环节”,它们有关系,从商业银行获得资金,然后分发给中小民企。
  这种融资链条“冗余环节”对资金成本的抬高,无疑是中小企业融资贵的重要原因。但另一个原因同样重要,即这些年来,中国人一直都有着强烈的通胀预期,进而推高了名义利率水平。
  金融学里有一个费雪效应,它由美国经济学家埃尔文·费雪(Irving Fisher)提出。它指的是,名义利率随着通货膨胀率的变化而变化。名义利率,即市场主体融资的利率,它没有调整通货膨胀因素。
  比如,A企业从B银行借1亿元,一年后利息为800万元,那么年名义利率就是8%。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相对,后者是调整了通货膨胀率的利率。假如在一年之内,通货膨胀率是3%,那么企业从银行融资的实际利率就是5%(实际利率5%=名义利率8%-通货膨胀率3%)。
  融资的实际利率下降,等于减轻了企业实际利息负担,这是企业希望看到的。为促进企业融资,扩大生产,刺激经济,但也不至于引发严重通胀,西方国家的央行通常会设定一个温和的、稳定的通胀目标,比如2%。
  但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A企业从B银行借款的那一刻,大家都并不知道未来一年通胀率到底是多少。因为时间还没开始,事情还没有发生,大家都不是先知。于是,这里的通胀率就是一个预计的数字,即预期通胀率。那么,费雪效应的表达式就是:名义利率=实际利率+预期通胀率。
  在经济学家看来,实际利率和经济的真实增长有关,而经济的真实增长不可能大起大落,那么实际利率的变化也是温和的。于是,决定名义利率的关键即是预期通胀率。
  预期通胀率和什么有关?两个因素最关键,一是实体经济增长的速度,二是货币创造的速度。实体经济增长等于这个社会在不断创造商品和服务,如果创造速度很快,那么货币对商品的购买力就很强,因此预期通胀率就会很低。相反,如果预期实体经济下行,那么预期通胀率就会很高,名义利率也会很高。
  二是货币的发行机制。如果市场预期经济体将整肃货币纪律,并通过结构性改革提振经济,那么预期通胀率就会相对较低。相反,如果市场预期政府依然要靠夸张的信贷扩张拉动经济,那么预期通胀率就会高。
  归纳来看,通胀预期决定中小企业未来的融资成本,而融资成本又决定它们的未来。它们的未来,则关系到中国经济的未来。因此,如何管理这个通胀预期,将是未来的关键。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