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技术怪物

  为了销售有针对性的广告而囤积个人数据,正在使民主制下的选民越来越容易受到民粹主义的和蛊惑人心的操纵。

作者:居伊·伏思达(Guy Verhofstadt)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9-28
  当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于5月出现在欧洲议会之前时,他吹嘘自己的公司需要数万名审查员来审查,并在必要时删除滥用脸书的帖子。显然,这些所谓的清洁工,由印度等地的外包公司提供,是隐藏的力量,决定平台上可能会出现或不出现什么。
  扎克伯格提供这些信息意在让我们放心,但他的证词却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像脸书这样的跨国公司,现在可以决定人们在网上看到什么的想法,既荒谬又危险。我们公民自由的这种私有化是前所未有的。在中世纪,天主教会可能对信息的可用性拥有近乎绝对的权力,但至少其支持者认为它是道德权威。扎克伯格不是那种。
  虽然脸书等社交媒体传播新闻的速度越来越快,但对其的自由和无偏见的访问越来越多地被削弱。如果你走到人行道上的新闻亭,你会发现像《私人眼》和《沙尔利周刊》这样的“左翼”讽刺杂志会出现在《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等“资本主义”出版物旁边。但是如果你看看你的脸书新闻提要,你几乎只能看到加强你自己政治观点的故事。
  当然,扎克伯格声称脸书有“第三方事实检查员”,他们可以识别“可能是虚假的新闻”,而且可以“为故事添加内容,并向人们展示更多(类似)内容(来自其他新闻来源)”。但是,人们想知道这些事实检查员是谁,他们用什么标准来确定故事的真实性,以及他们用什么算法来选择其他新闻来源。
  扎克伯格创造的世界,开始看起来像是乔治·奥威尔《1984》和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的结合。1984年,中央机关在一个总体系统内控制公共话语;在当今的数字世界中,它由一家几乎垄断在线新闻发布的公司控制。可以肯定的是,扎克伯格会说有其他选择,比如谷歌和推特,但这就像一个垄断汽车制造商告诉我们,我们总是可以等公共汽车或步行。
  同样,在《美丽新世界》中,科学和技术决定了人类的思想和行为,而不是人类决定科学和技术的方向。而且,正如Jamie Bartlett在《人民Vs技术》中所展示的那样,用数字量化我们的日常生活,与民主的运作直接相悖。在算法决定所有结果的世界中,政治不再存在。
  但这个问题超出了脸书。包括Alphabet Inc.(谷歌的母公司)、苹果公司和亚马逊在内的所有硅谷主要公司,都采用了可能破坏民主和隐私的商业模式。为了销售有针对性的广告而囤积个人数据,正在使民主制下的选民越来越容易受到民粹主义的和蛊惑人心的操纵。
  阻止这种令人不安的趋势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将互联网本身还给普通用户(即公民)来彻底改变互联网本身。记者尼克·戴维斯指出,其中一个选择是将谷歌和脸书等巨头国有化。但是这种治疗方法会比原来的疾病更糟糕。在那些社交媒体受到严格控制的国家,与私人垄断相比,存在更多的虚假信息。而且,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大型公共社交媒体巨头。相反,我们需要更多的竞争,以便公民有更多选择来存储他们的数据,以及决定在什么条件下存储。
  从历史上看,确保公平和健康的竞争,始终是解决市场经济问题的良方。到1900年,约翰·D.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已成为美国能源市场的守门人,这对消费者和行业都是不利的。因此,在1911年,美国政府强迫该公司分成34个“婴儿标准公司”。它的一些继承公司,如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仍然存在。
  标准石油的解体,为20世纪对IBM、柯达、微软、美铝和其他垄断企业的类似反垄断行动奠定了基础。政府这一全面监管的行为,是我们欠今天科技革命的大部分内容。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居伊·伏思达,前比利时首相,欧洲议会自由党和民主党联盟(ALDE)主席。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